镀锌板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板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别踢飞死人的纸钱-(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4:30 阅读: 来源:镀锌板带厂家

王进有一份光荣而神圣的工作——城管,至少他自己认为很神圣。

每天需要做的就是和同事一起穿着制服开着面包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旮旯胡同,对各类小商小贩进行地毯式搜索,之后便是各种围追堵截……也算得上是给这个喧嚣的小城增加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可王进今天却很是郁闷,因为又被领导骂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六次了。

他总觉领导是刻意和自己过不去。

自己所负责的辖区是这个城市有名的脏乱差,卫生条件不达标又不是自己造成的。

每次上边来人视察,领导总是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难道自己以临时工的身份进入到城管的队伍中就是为了背黑锅吗?

背黑锅也就罢了,工资还那么低,照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攒够了钱娶媳妇。

越想越烦躁,王进一直喝闷酒喝到深夜,这才踉踉跄跄的往家。

昏暗的路灯下,只有王进一个人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

远处十字路口幽幽的火光让王进觉得自己不是特别的孤。

“这大半夜的谁在点火?”王进好奇的走了过去。

一个中年男人正蹲在火堆旁边,把手里一摞摞纸钱往火堆里扔,口中还念念有词的。

“真他妈晦气,大半夜碰到烧纸的。”王进嘟囔着转身准备离开,可刚走了几步便又转了回来,“这不是我管的辖区吗?在我的地盘烧纸,污染的是我的环境,领导骂的是我!”

王进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走过去一脚将火堆踢散,吓得烧纸的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王进看着别人狼狈的样子终于找到了一点存在感,学着领导平时训斥他的样子居高临下对中年男人吼道:“市领导三令五申,说咱们市的卫生环境不达标,要求治理,把我累的每天和王八犊子一样,你他娘的竟然还在这进行迷信活动来污染环境,毛主席说过,要坚决打倒牛鬼蛇神,一切反革命都是纸老虎……”王进酒气熏天的把自己能想到的口号义正言辞的都喊了一遍。

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缓缓爬了起来,右手紧紧的攥着一块板砖,眼睛直直的盯着王进,仿佛要喷出火来,嘴唇抖动两下,深吸口气,舌绽春雷:“城管了不起啊!”

一边说着,一边扬起攥着板砖的右手,眼看着就要往王进的脑袋上削去。

王进虽然酒醉,可作为一名优秀的城管队员毕竟斗争经验丰富,。

见他双腿一曲,蜂腰一弓,猿臂轻抬,双手抱头,一个懒驴打滚便从中年男子的胯下钻过,躲过了致命一击,随后气沉丹田,双腿发力,一溜烟没命的就往家里跑去,一边跑还一边运起丹田之气大喊:“你给我等着!”随后一块板砖贴着王进的头皮飞了过去……

一路上风驰电掣,王进压根儿就没敢回头,平时十几分钟的路程今天只用了两分多钟。

关上自家屋门,王进还觉得心脏砰砰乱跳,“什么时候这里的民风变的如此凶悍,吓死我了……”

王进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也难怪,平时出去作战都是成群结伙,今天这次却是自己孤军奋战,看来城管队伍的单兵作战能力还有待提升……

一边操着不该他操的心,王进一把把身上的制服脱下来整整齐齐的叠起来放在枕边。

可醉眼惺忪的王进并没有看见在他的脑后一直都飘着一张方孔的圆形纸钱,直到王进躺下睡觉,方孔圆形的纸钱也嗖的一下闪进了王进的上衣兜里

第二天早晨,王进洗漱完毕穿着笔挺的制服准备上班。

刚一开门,就见两个同样穿着制服的人堵在了门口。

旁边一个四十几岁,相貌奇丑,打扮妖艳的女人用手指着王进尖叫:“就是他!就是他!”

王进满头雾水的看着面前穿着制服的两个人。

“我们是社区派出所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穿着制服的其中一个身材略胖的人亮出了自己的证件,毋庸置疑的对王进。

“呃?警察同志,我……我怎么了?”

“到了派出所再说吧,请配合我们的调查!”另一个警察说话似乎客气多了,但同样毋庸置疑。

王进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带进了派出所。

审讯室里。

“姓名!”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可一直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呀,况且我在城管局工作,咱们同属执法部门……”王进不知道警察为什么抓自己,但他还是决定先套套近乎。

“谁和你一个部门,我们是人民警察!”略胖的警察根本并不买王进的帐,“少在我这套近乎,我再问你一遍,姓名!”

“王进…”

“有人报案,称你在半夜砸她家防盗门,有这事吗?”

“我冤枉啊,警察叔叔,我昨晚一直都在家里睡觉,怎么可能……”

“少在这油腔滑调!这是派出所!”胖警察猛的一拍桌子,吓了王进一跳,“我告诉你,我们之前已经调取了小区物业的监控,监控显示,凌晨一点多你确实去过报案者家的方向,你还要狡辩吗?”

王进的大脑像过电影一样仔细回想昨晚的事。

自己喝酒喝到深夜,回家遇到烧纸的,自己踢了人家的火堆,然后被追打,逃回家里就睡觉了,醒来天就亮了,哪有砸门的事呢……难道……是梦游?

王进心里有些不确定:“警察同志,我真的不记得我去砸过别人家的门,会不会是梦游啊?”

其实小区的监控录像是从上往下拍的,根本看不到人脸,只能看到那个身影穿的就是城管的制服,胖警察也不十分确定这个人就是王进,可报案的中年妇女一口咬定就是王进,胖警察才决定诈一下他,没想到王进竟然说可能是梦游,胖警察决定找一个精通心理学的同事来和王进谈谈……

五分钟后,百无聊赖的王进看到审讯室的们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制服美女怀中抱着文件夹款款而来,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腰肢,饱满的胸部,白皙的颈子,尖尖的下巴,性感的红唇,鼻梁上架着一副粗框眼镜,眼镜后面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

此时的王进觉得之前的懊恼都一扫而光了,心情豁然开朗,慌忙啐了口唾沫当发蜡涂在头发上,然后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衬衫,腰板挺起端坐在审讯室的长凳上。

美女警察优雅的坐下,转头向王进看来。

王进坐的更加笔直,紧攥的手心里满满都是汗水。

“你不要紧张,请放松下来,我是辖区派出所的邓婵,今天来主要是想给你做一个简单的心理测验,希望你能配合一下。”邓婵的声音犹如春风一样扑面而来,几乎把王进整个人都融化掉了。

经过一番细致周密的心理测试,邓婵得出的结论是,由于平时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王进患上了轻度梦游症……既然是梦游症患者,王进便被无罪释放了。

走出派出所大门的时候王进还没回过神来,他觉得自己这一上午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可霉运还没过去,当王进回到城管大队时,他得到了自己被开除的消息。

心情极度沮丧的王进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可等他到家才发现,房东陈伯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呃,小王啊,我把这个月的房租退给你,你搬出去吧,邻居们都怕你再梦游,你也体谅体谅我。”

王进最终还是搬出去了,虽然他并不想体谅那个唯利是图的房东,虽然他也想过要诚心恶心恶心那群多事的邻居,虽然他本就不是什么宅心仁厚的良善之人,可他终究还是默不作声的搬出去了,因为他累了,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或许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吧…”王进裹着被子在桥洞底下睡了过去,旁边横七竖八的酒瓶和烟头扔了一地。

梦中的王进只觉得自己在上台阶,突然一脚踩空,身体疾速下坠。

王进惊醒,可下坠并没有停止,直到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王进也顾不得想自己是怎么坠入河中的,只是一阵玩命的扑腾,终于狼狈的爬到岸上。

这时,他忽然听见身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王进懊恼的转头看去,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正站在桥上捂着小嘴偷笑。

“邓婵?”王进揉了揉眼睛,眼前的女子正是白天那位漂亮的女警官。

“我可不是邓婵,我是邓玉,是邓婵的孪生妹妹。”女子双手叉腰,傲娇的看着王进。

“邓玉?没想到邓婵警官居然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孪生妹妹,你这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里做什么,女孩子一个人出来多危险啊@”王进献起了殷勤。

“谁说我是一个人,不是还有你嘛?”邓玉笑起来甜甜的,比邓婵少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清纯。

“难道我王进的春天来了?这不是在做梦吧?”王进一边想着,一边偷偷的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这一下疼的他差点跳起来,确实不是在做梦。

“对了妹子,你刚刚看清楚我是怎么掉进河里了吗?”王进想起自己刚才的窘态,把自己肚子里的疑惑倒了出来。

“当然看清楚了,你刚刚在桥栏杆上面睡觉,然后翻了个身就掉进河里了呗!”邓玉一边说一边比划着。

王进挠了挠头:“我怎么会睡在桥栏杆上面呢……难道又是梦游?”

邓玉看着傻头傻脑的王进也不答话,只是捂着嘴吃吃的笑。

王进看得心神荡漾。

突然,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孤孤单单冷冷清清悲悲切切凄凄惨惨戚戚……”声音清朗,中气十足。

王进扭头看去,只见远处路灯下面一个身着明黄色道袍的男子拖着长长的影子正向自己这边走来。

“这大半夜的居然还有拍电影的,怎么没看见摄像师?”王进转头对身后的邓玉说,却发现邓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不声不响的消失了。

“走了也不说一声!”王进失落的嘟囔。

“无量天尊!”道袍男子双手合十,对着王进道。

王进上下打量了道袍男子一番:“你谁呀?”

“无量天尊,贫道乃文王姬昌一百零八代后人,姬苁良,由于生性孤傲,喜欢独来独往,故江湖人送外号 孤独的修者……”

王进因为他是个专门骗人钱财的江湖术士,警惕十足的说:“我跟你说,我可没钱,你甭打我的主意,我也不信你那套!”

“施主说的哪里话,你我相见,即是有缘,我何须要你的钱财,我看你地阁方圆,想必是吃官粮的人,但你头顶乌云,近日里应该走了不少霉运!”

“废话,我穿的是城管制服,当然是吃官粮的,我大半夜睡桥洞,还掉进水里,当然是走霉运,这还用你说?”

“施主可知道自己为何走霉运?你是被妖物缠身了,妖物就在这里!”说着,姬苁良伸手向王进胸口抓去。

王进抬手把姬苁良的手隔开:“大半夜的你想干啥?赶紧给老子滚!滚慢了我一板砖拍死你!”说着,王进还真在地上捡起一块砖头,气势汹汹的看着姬苁良。

刚刚还满脸正气的姬苁良拔腿便跑,很快便消失在了街角。

王进恨恨的吐了口浓痰:“呸!臭道士!”

“他说的没错,你就是被妖物缠身了!”空灵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不知什么时候,邓玉又俏生生的站在了王进的身后。

“别听那骗子瞎说,他那样的人我见的多了,你刚刚去哪了?”王进满不在乎的问邓玉。

“实话和你说吧,我确实是邓婵的孪生妹妹,但我早在三年前就遭遇车祸死了,昨天是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我老爸在我出事的路口给我送钱,结果被你破坏了,我本打算教训你一顿的,不过看你还算老实,就先饶了你吧!”

邓玉扮了个鬼脸,俏皮可爱:“其实你没有梦游症,半夜敲门是我做的,刚刚也是我把你扔进水里的,你不要怪我,谁叫你把我的钱全都踢飞了,被那些孤魂野鬼抢了去。刚刚那个臭道士警告过我了,让我天亮之前务必赶回鬼门关,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其实你这个人还不错,傻得可爱,以后别乱踢飞死人的纸钱了,别的鬼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听说邓玉要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王进觉得心里酸酸的:“邓玉……明年七月十五你还会出来吗?那时你能不能……再来看我……”

“死后三年就可以投胎了,今年正是我死后的第三年,三个月之后我会去青石桥南投胎,你若有心,便去那里寻我吧!”说完,邓玉便化成一股蓝烟消失了……

三个月后,青石桥南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孩偷偷产下一名女婴,怕被人发现,便将女婴遗弃在街边,恰巧被前来寻找邓玉的王进捡到并收养,取名王珏……

只是王进以后再也没喝过酒了,喝酒误事了,万一哪天晚上又喝酒一时冲动踢飞了死人的纸钱可就不好了,别的鬼还真不像邓玉那么好说话。

看着眼前粉粉嫩嫩的小女孩,王进笑的温柔……

---- 作者寄语:这篇写完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垃圾,又臭又长,本来打算尝试无厘头风格的,但似乎是失败了…请大家少骂人,多提宝贵意见!

后装无泄漏垃圾车铜陵3吨5吨挂桶车

大同大口径聚乙烯塑钢缠绕管应用排水管线

东莞石排硬盘今日报价

黄山弱电工程MPP玻璃钢管应用在通信管线

12号圆钢钢筋折弯弯箍机全自动数控钢筋弯曲机

混泥土细颚式破碎机淄博PEX系列细颚式破碎机推荐

高吸油二氧化硅纳米级白炭黑批发高吸油超细二氧化硅批发价格

新乡小区排水HDPE克拉管厂家施工要求

定制316L板波纹填料江西316L材质孔板波纹填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