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锌板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板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2017年京津唐电力直接交易回顾引入售电

发布时间:2021-09-14 23:13:48 阅读: 来源:镀锌板带厂家

2017年京津唐电力直接交易回顾:引入售电公司是一大亮点

32.38 亿千瓦时,用户平均降价 47.3 分 / 千瓦时,这是 11 月份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成交的电量规模和电价水平。来自天津、河北北部(冀北)地区的 270 户用电大户在 11 月份节约用电成本 1.53 亿元。

与其他地区电力直接交易不同的是,参与上述交易的发电企业不仅可能与电力用户同在一省,还有可能来自省外甚至区外,比如内蒙古、山西或者辽宁。这些隶属不同行政区域的买家与卖家通过电力交易平台共同参与交易,以面对面讨价还价的方式达成交易。这个交易平台不仅发挥了大市场在资源优化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也推动了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战略的落地。

从去年 10 月至今,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已正式开展一年多,在一定程度上为扩大省间电力直接交易范围提供了先行先试的范本。

京津唐电力直接交易启幕

心,覆盖北京、天津以及冀北的唐山、张家口、承德、秦皇岛、廊坊五地市。天津、冀北工业企业多,唐山更是国家电公司经营区域内用电量最大的两个地级市之一。随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有序放开,包括京津唐地区在内的用电大户们对参与直接交易降低用能成本愿望强烈。

2016 年 7 月,国家能源局华北能监局发布《京津唐电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暂行规则》,将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提上日程。

其实,早在新一轮电改启动以前,电力直接交易已经开展。2004 年 3 月,原国家电监会、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暂行办法》。此后,约有 24 个省(区、市)陆续开展了不同程度的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2013 年 5 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宣布取消“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行政审批,进一步放开直接交易政策环境。

10 年间,大用户直购电试点虽然热热闹闹,但一直属于“小打小闹”,且不涉及京津唐地区。直至新一轮电改启动,大用户直购电尤京津唐电力直接交易这一年文 / 本刊 曾惠娟其是跨区跨省电力直接交易,开始在“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新的市场环境和规则下日益走上规范化、规模化的道路。

2016 年 2 月,依托银东直流工程,山东 20 余家电力用户与西北数百家发电企空气中的水份渗透到材料内部或在塑料表面构成水膜业达成 90 亿千瓦时电力直接交易,用户平均降价 6.5 分 / 千瓦时,这是全国范围内首次尝试跨区电力直接交易。

同年 10 月,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正式拉开帷幕。一年来,随着北京、天津、冀北三地电输配电价核定完成,加上引入售电公司入场,京津唐地区在降低实体经济企业用能成本、促进电力资源优化配置、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方面不断探索与突破,形成多方共赢局面。

有序放开用户购电选择权

叶,历史上一直是一张,按照电力电量统一平衡和优先保障北京供电的原则,实行电源和电的统一规划、建设与运行管理。这一地区电力依存度高,北京的电力三分之二依靠外送,天津虽然电量能够平深度 Deepness 2017/12 总第 173 期 047 衡,但电力不能自给,在山西、蒙西、辽宁境内还有燃煤电厂采用点对形式直送京津唐电。

依据统一市场、两级运作的原则,京津唐电力直接交易由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统一组织安排,首都、冀北、天津三家省级电力交易中心协同配合。符合准入条件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采取双边协商方式,自行商量成交电量和价格。其中,交易价格不受限,发电侧限定交易规模,用户侧则以全电量方式参与交易。

2016 年 10 月,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破冰”。综合考虑上年同期电运行情况和北京、天津、冀北准入电力用户 11、12 月用电情况,以及冬季供热、清洁能源消纳电量预留等因素,三地政府有关部门与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等协商,确定交易规模为 61 亿千瓦时。

公告一经发布,各市场主体踊跃参与。经安全校核后,119 家电力用户和 36 家发电企业最终达成双边交易 295 项,用户节约购电成本约 4.3 亿元。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交易二部主任汤洪海表示,本次电力直接交易是京津唐地区放开电力用户直接购电选择权的有益实践,是落实电改 9 号文及其配套文件精神和推进京津冀能源协同发展的重要举措,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释放了电力改革红利。

此后,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有序推进,今年以来累计组织了 4 次交易,分别对应 7、8 —— 9、 11、12 月的电量。参与交易的发电企业增加到 40 余家,电力用户增至 280 余户。今年 7 月售电公司首次入场,进一步活跃了市场。

通过直接交易,用电大户们享受到了市场带来的优结合棚改和抗震安居工程等惠。以生产铝近期发明的1种由新型复合材料制成的电线杆轮毂著称的中信戴卡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河北秦皇岛,属于高新技术企深度 Deepness 2017/12 总第 173 期 049 业,月用电量达 2600 万千瓦时左右。该公司设备管理维修部部长赵志强介绍说,今年以来他们与内蒙古一家点对发电企业直接交易了 1.2 亿千瓦时电量,累计节约用电成本 700 多万元。

不过,随着发电侧对市场规则的掌握越来越熟练,从这几个月的交易数据看,降价幅度呈收窄趋势。冀北电力交易中心市场处处长韦仲康说:“刚开始试水时,大家对直接交易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太了解,发电侧让利幅度较大,现在就没有那么大的降价空间了。”例如,11 月冀北地区电厂侧平均交易电价还较 8 —— 9 月有所增加,相应地,冀北电力用户平均降价幅度较 8 —— 9 月降幅有所收窄。

3 月 29 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的通知》,这意味着长期以来以计划为主的跨省跨区电力交易,都将实现优先发电计划和直接交易的有序结合,省间电力直接交易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

发电企业的开放与竞争

就京津唐而言,发电侧虽有火电、新能源、燃气、抽水蓄能等几类电源,但目前参与市场交易的只有火电。火电企业根据调度关系又分两类,一类是省(市)内发电企业,指与用户在同一省市的电厂,不包括华北直调电厂;另一类是省(市)外发电企业,指华北直调电厂和用户所属省市之外的电厂。省(市)外发电企业以点对电厂为主,这些电厂多为煤电联营或坑口电厂,装机规模大,发电效率高,发电成本相对较低。

位于内蒙古的托克托电厂就是其中一家点对电厂。该厂共有 10 台机组,装机容量达 660 万千瓦,是世界上装机规模最大的火电厂。托克托发电公司总经理张茂清介绍说,电力市场化改革后,每个电厂计划发电量越来越少,跑市场成了电厂的必修课,托克托电厂也形成了全员跑市场的机制。压力虽大,但他们也在竞争中开拓了新的市场。

按照交易规则,发电企业参与直接交易虽有电量限制,但可以有 1.3 倍的浮动。而且,从物理约束上看,这一限制将越来越弱。也就是说,谁的电价更有优势,将来谁就有可能多拿电量。

随着省间电力直接交易规模的扩大,省内发电企业无疑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在冀北,燃煤机组以 30 万千瓦级的热电联产机组为主。河北建投宣化热电有限公司经营策划部负责人高巍说,宣化热电厂 于 2010 年 投 运, 总 装 机 2×33 万千瓦,他们主要做冀北省内交易,今年以来市场化交易电量占该厂总发电量的近 10%。“虽然我们越来越重视营销了,但我们与 60 万千瓦机组起步的区外电厂相比,成本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售电公司的议价优势

引入售电公司,是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的一大亮点。新一轮电改主张放开售电侧,并设置了电力用户参与直接交易的门槛,准许售电公司打包中小散户入市交易。售电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今年 7 月,143 家售电公司参与了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这是售电公司第一次参与跨省电力交易。经自主协商,其中 23 家代理了冀北地区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达成交易 7.2 亿千瓦时,约占冀北交易总规模的 37.7%。到 11 月,参与交易的售电公司总数增至 251 家,达成交易的有 34 家,代理电量规模比 7 月增加了 20 个百分点。

交易过程中,售电公司充分发挥自身专业优势,帮助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分析市场形势、解读交易规则,为隶属不同行政区域的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达成交易搭建了桥梁。通过售电公司,部分电量规模不大、初进市场的中小电力用户得以顺利参与交易,享受了电力市场化改革带来的红利h)曲线选择:可根据需要选择应力-应变、力-时间、强度-时间等曲线进行显示和打印;。今年 7 月,售电公司代理的电力用户中,8 家月用电需求不足 100 万千瓦时,1 家月用电需求不足 10 万千瓦时。

北京鑫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是由北京海淀区国有资产控股企业出资成立的售电公司,现有员工 20 余人,成立没多久就赶上了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该公司发展运营总监靳瑞强说,他们采取冀北区域内与内蒙古、辽宁等省外电量组合模式,使电价更具竞争力,目前代理月电量 8000 万千瓦时左右。在 11 月的电力交易中,他们代理了冀北地区 8 家用电企业,月用电需求最低的只有 200 万千瓦时。

国冀北节能服务有限公司同样拥有售电资质,代理月电量 1.1 亿千瓦时。该公司市场部主任王虎介绍说,他们不仅通过购售电业务挣取服务费,还希望借此与用户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进而提供节能等其他综合性能源服务。

冀北电力交易中心执行董事、总经理杨威介绍,从 11 月开始,京津唐地区电力直接交易引入偏差电量考核,电力用户或者售电公司参与交易的电量和实际完成情况如果超出规定范围,将受到一定的经济处罚。

偏差电量考核的推出,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给售电公司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售电公司就相当于一个大的蓄水池,里头有很多家用电企业,不但可以实现总量控制、余缺互补,还可以聚少成多,形成规模优势,与电厂谈价格时筹码也更足。

河北唐山建农特殊钢有限公司是一家钢铁生产企业,年均用电量 2 亿千瓦时左右,电费占生产成本的 11% 左右。今年 7 月,他们与一家发电企业进行了直接交易,但 8 月再找这家企业购电时却被告知无法满足用电需求。他们只得转而寻找售电公司购电。该公司能源管理师杨金富介绍说,随着环保压力增大,钢铁企业受季节性限产令影响,无法准确预测用电量,通过售电公司购电,很好地转移了偏差电量考核风险。

100吨液压万能试验机
动态试验设备
力学扭转试验机
摩尔疲劳试验机